JavaScript is required to use Bungie.net

劇情預覽——凱德-6之死

一名男子信步來到一間金森實驗室門口。他將一枚綠色硬幣塞入嶄新大衣的口袋裡,然後確認了一下他的黑曜石心智確實地密封著。當一名技工帶著記事夾板趕到門邊時,他擺弄了一下頭盔的扣環。她率先步入實驗室,而他隨後跟上。門關上時差點夾到他。技工發現了,轉過來以評估的眼光看著他。

「你好嗎?」男子與她擦身而過時,以一種低沉而緩和的聲音說著。

「怪人。」技工咕噥道,一邊走向另一個方向。

那人在櫃台的一個螢幕前暫停了一會,確認實驗室的時間表,然後繼續深入通往第3實驗室的黑暗走廊。

在實驗室裡的是英勇教團術士奧納,她站在一個看起來像星座圖的全像投影底下。

她以眼角餘光瞥見了男子,微微點了點頭。

「術士。」男子向他打招呼。

「術士。」她回禮,同時將本來遠離她的一個環形區域拉到自己面前的焦點處。「我不會太久。」

「慢慢來。」他靠在遠處的一面牆上。「我一直想看看工作中的英勇教團騎士。」

「我向你保證這會很迷人。」她猛地將雙臂伸開,把那個區塊解鎖為一個三度空間的投影。
閃光照亮了實驗室,然後變成了長老監獄燃燒中的破碎外觀。

男子轉向左側,看到一張飽經風霜的熟悉面孔,向上瞪著糾纏之岸的八名公爵。

凱德-6蹣跚地邁步向前,舉起一隻手。「嘿,小傢伙,幫我一下吧。」他的機靈隨著一陣光能的爆發現身了。

「停格。」奧納說。時間停止了。「辨識我目前所見。」

高塔的中央處理器以一種機械化的聲音開口了。「機靈『日舞』的影音紀錄,第三人稱;錄製的日期約為六個月前。」

「掃描遠軟性光源干涉。」

「查無結果。這份紀錄是直接來自於當事機靈的記憶體,未經改動。」


「繼續播放。」

步槍射手武器高亢的怒吼是紀錄中最後的聲響。那是凱德的機靈最後聽到的聲音。子彈擊碎了奧納與男子身邊的全像投影,然後第3實驗室再度歸於寂靜。

奧納倏地轉了個身,她的大衣在身後畫出一個迴旋,然後她將雙手交疊在身後。「紀錄為什麼結束了?」

「主體『日舞』遭受到無法復原的系統錯誤,因而停止紀錄。」

「蔑視族的槍是殺不死機靈的。」那男人跨了一步離開牆邊,解開了交疊的雙臂。

奧納視而不見。「引發死亡?」她繼續問。

「『日舞』似乎受到單發吞噬者子彈的致命傷,該發子彈經過改造,專門用來以蔑視族的武器擊發。該投射物屬於本體類型。」

「說明何謂吞噬者子彈。」

「彈頭符合憂傷武器或同等級的邪魔族裝備彈道。」

「你認為呢,術士?」奧納沒有轉身,直接向男子發問。

「心靈操控師不是為自己建造了一個上升點王座嗎?」

「沒錯。」

「如果你有辦法作到那種事,打造子彈聽起來似乎就容易多了。」

「邪劍準則不是那樣運作的。王座會緊跟在後。」奧納回答他。「這是專門製造來謀殺凱德-6的。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。」

「芬奇。」男子說。

「芬奇。」奧納單調地重複。

他朝全像投影顯示器做了個手勢。「這是用來做什麼?」

奧納亮閃閃的黑色頭盔反射著各種面板與數據串。「我正在調查Hero of the War與凱德-6之死可能的關係。」

芬奇咯咯笑了起來。「他們不會為此把妳吊死嗎?」

奧納看著地板。「你會很驚訝這座城邦能容忍擁光者為所欲為到什麼地步。」

「我聽到了。所以呢?我們的大英雄其實是大壞蛋嗎?」

「等到先鋒菁英隊把報告公開的時候,你可以去看一看。」

芬奇點點頭。「好喔。」他轉身正欲離去,但隨即又停了下來。「那麼,如果聖人最後其實真的是罪人呢?」

奧納還是沒轉過來。「英勇教團不會遲疑,也不會放棄。如果我們可以證明你對於人類或城邦確實造成了傷害,不管你跑得多快多遠…我們都會抓到你。你必須面對英勇教團之火。

「你真是個恐怖的姊妹。」

這次她轉過來直接看著他。「你什麼也不懂。」

芬奇咳了一下,然後走向門口。奧納在他身後喊道:「你沒有要用實驗室嗎?」

「剛剛想起我還有事。」他一邊回答一邊走了出去。
門關了起來,奧納獨自站在陰暗的實驗室裡,她的頭盔還兀自反射著數據之海。

「重播。」她說。

你無權檢閱此內容
preload icon
preload icon
preload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