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vaScript is required to use Bungie.net

劇情預覽——職責

愛蔻拉.蕾跟著蛇夫踏入了第3實驗室。「如果那個白痴以為我們認不出他…」

「從背後用霰彈槍把他打倒,等他的機靈現身,也許會比較容易。」奧納插嘴道。「就快了。」她緊盯著凱德最後身影的畫面。

「我們看過這個了,奧納。」愛蔻拉一邊說一邊定定地看著奧納,她沒有看投影畫面。「先鋒菁英隊需要他。妳看這段資料片幾次了?」

「十七次。在非值勤時段看的。我需要知道能不能信任那個坐視凱德死去的守護者。」

愛蔻拉沉默了一會,然後輕聲說道:「不是『那個』守護者。是『那些』守護者。我和薩瓦拉也…」

「有罪,沒錯。妳沒讓我說完。我們這麼突然地失去了凱德。然後你們就這樣採信了那個守護者的說詞?一個服役不到十年的人?奧納轉過身來,身上都是全像投影的光線。電弧能量在她身邊的空氣中發出嗡嗡聲。全像投影變得閃爍而扭曲。「妳不覺得應該問一下那是不是謊言嗎?妳不覺得仔細審視這段影像,從每個可能的角度再三確認…」

「我們都做過了!」愛蔻拉冷不防地打斷她。蛇夫輕推了她一下,她鎮定下來。「我們做過了。而我們也允許妳檢視影片。我們把日舞的外殼給了妳。妳也有調閱所有報告的完整權限。結果妳有發現什麼嗎?」

「什麼也沒有。如妳的英雄所料。日舞是被糾纏之岸的公爵殺害的。他們傾注了所有資源來打造一枚像棘刺那樣的子彈。萬一他們沒打中,這幾個月的發展可能會跟現況有很大的不同。獵人們的先鋒可能依然在世。但是…我承認我找不到拒絕相信官方報告的理由。」
愛蔻拉點點頭。「那是我所認識最可靠的守護者。」她柔聲說道。

「那是紀錄中唯一的瑕疵。我必須深入調查。」

愛蔻拉吸了一口氣。「我們要請妳放過浪客一馬。」

「妳明白我記得先鋒菁英隊的利益所在。而眼下我知道我們的英雄可以信任,而也許我已經找到了所需的協助。」

「用來做什麼?」

「用來拯救妳不受妳自己所害。」

「奧納…」

「擔任妳的密探對我而言仍然是種榮幸。但有些界線是我絕不會跨越的。不是為了妳,也不是為了教團。妳信任我能履行職責嗎?」

「一向如此。我…先鋒菁英隊請妳繼續執行目前的工作。」

「一向如此。」

你無權檢閱此內容
preload icon
preload icon
preload icon